站台中国在香港柴湾的空间,它是798艺术区里的元老画廊

2020-04-21 17:08 来源:未知

威尼斯平台官网 1

威尼斯平台官网 2

威尼斯平台官网 3

如今的798在孙宁看来就像围城:城里的人想要出去,城外的想要进来。位于草场地艺术区一处安静院落的站台中国,虽然说这种安静的环境一定程度上为画廊自由运作展览带来了便利,但有时展览宣传也会为之掣肘。孙宁直言自己在等合适的时机,希望能够搬到798,她笑着说:可能是因为我们没有体会过画被乱摸的感觉吧! 实际上,早在2007、2008年,站台中国曾在798运作过一个小的项目空间,那时候它在孙宁看来更像是一个窗口,但随着画廊发展的需要,这个空间被关闭了。如今,站台中国在香港柴湾的空间,成了画廊的另一个窗口。

自2004年创办以来,空白空间正在经历它的第二个五年。前一个五年,它是798艺术区里的元老画廊,后一个五年,它是草场地的忠实拥护者。只是在第一个五年尚未结束的2007年,空白空间就开始琢磨着离开798,2008年底合同一到期,几乎没犹豫地就搬离了。而谈及现在的空间,要过问画廊负责人田原,是否考虑过其他开画廊的地方? No是她坚定的回答。

关闭掉画廊在雍和家园的空间之后,作为大未来林舍画廊北京空间的负责人,林岱隆一直在北京各大艺术区寻觅合适的空间。之所以迟迟不定下来,也不全是因为没有合适的空间,而是出于对整个大环境的判断。虽然近期798艺术区清理二房东的举动让林岱隆感觉时机也合适了,但从心底而言,他并没有期望将798视为画廊经营的长久之地。

主场在草场地

Hi艺术=Hi 田原=田

Hi艺术=Hi 林岱隆=林

Hi:站台中国之前在798有待过一段时间?

画廊是跟着艺术家走的

Hi:雍和家园的空间关掉之后,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定下来一个空间?

孙:大概2007、2008年间,我们做过一个项目空间,时间并不长。空间面积也就一百来平,有一个小院。

Hi:空白空间当时选择798的原因是什么?

林:不着急,因为从2008年之后来看,整个当代艺术的市场就非常混乱。我父亲有这样一个比喻,他说,以前大家都在游泳池游泳,水也挺干净的,大家游得都挺开心,然后2003、2004年之后,一旁不会游的也下水了,看热闹的也下来了,水就变得非常乱,我父亲就上来了,他一看,哇,这个水这么脏。所以他就选择上去。虽然将雍和家园的空间出租出去,对我们画廊来说在其他任何地方另找一处空间都不会赔钱,说不定还能保留一些运营成本,但我们还是要从大陆整个经济环境来看,目前北京的藏家基本上不买作品,这对画廊来说盈利空间很小,碰上这样的时期,多观望一阵还是比较合适的。

Hi:从物业那租的吗?

田:我们入驻是非常早的,当时798根本没有几家画廊,大部分都是艺术家工作室,好像只有东京画廊等,大概两三家吧。798吸引我们的原因在于它整个的建筑结构以及艺术氛围。主要原因在于艺术家们都在那,很适合成为艺术区。

Hi:找空间的过程中,你考虑过哪些地方?

孙:应该是属于三房东了,一个朋友从二房东那租的,他不用了然后转租给我们,当时并不贵,我们租完两年后涨房租了。其实一开始在798保留空间也是为了有一个窗口,方便推广。后来发现大家已经都知道我们在草场地的空间了,也就觉得没必要,索性关闭了。

Hi:那时候对798有很多憧憬吧。

林:首先是798,但并没有碰到太合适的空间。我们也考虑过草场地、今日美术馆22院街,还有松下电厂那边。放弃草场地是因为那边总体感觉太像乡村,不像一个画廊该待的地方;22院街又一直在调整方向,貌似要做一些商业规划,价钱也不便宜,所以也就完全不考虑了;松下那边是民生美术馆在北京的预留地,还不是太确定,我们一直在谈,那儿比较便宜。我一开始想要找10家左右的画廊一起跟他们谈,但没有太合适的条件。

Hi:你们还是希望主场是在草场地?

田:不能说是憧憬。其实,从画廊的角度来看,首先是对空间的要求,其次是对整个房租的要求。倒没有对798有多大的憧憬,只是从画廊自身角度来考虑空间是不是适合我们,周边的环境是不是适合我们。其实大家都知道,画廊是跟着艺术家走的。

Hi:所以后来你还是把目标放在了798?

孙:对,这边的空间都已经八年了,2004年装修、2005年开始营业。

Hi:后来离开的原因呢?

林:本来二房东在798弄得也挺乱的,但现在798物业态度挺好的,他们打算清理二房东。这样的话,我们还是更看好798。

Hi:放弃798这个窗口式的空间的原因是什么?

田:现在外面对我们离开有各式各样的说法,说我们不堪房租高涨,或者什么的。事实上,我们的房租合同签到了2008年年底,但我们在2007年时就已经想要从798退出了。因为2007年时,我们发现798已经入驻了非常多的画廊,艺术家也走得差不多了,游客也非常多。从我们的考虑来看,这样一个越来越商业化的环境已经非常不适合一个画廊在继续存在下去了。到2008年时,这种想法就更加强烈了,所以在合同结束之前我们就找到了现在这个空间,与房租没有任何关系,仅仅是出于对周围环境以及自身发展的一种要求。

Hi:二房东的存在为什么令你困扰?

孙:一是房租到期;再就是没必要。如果真要待在798的话,一百平方米对我们来说太小了,但要找到一个更好的空间,又基本上不可能。

物业给我们开三块五

林:跟二房东租的话,没法开营利事业登记证。这个最直接的影响就算是报税,另外,如果有工商局来查,还得交罚金。去年就有工商局去798罚过一次钱,后来好像是二房东一起交了钱把这事平掉了。第三点就是未来租金成本的变动难以控制,二房东今年租给你四块五,明年涨到五块五,这种情况实在拿不准。

威尼斯平台官网,想体验画被乱摸的感觉

Hi:你们离开时,二房东有跟你们谈一些条件什么的吗?

Hi:从经营者的角度来讲,你为什么相中798?

Hi:你会不会想要去798?

田:二房东对我们没什么要求,我们在798租了五年,一直是一块七,中间也没有涨过,几年下来关系处得也还不错。坦白讲,当时一块七虽然不低,但是也还可以。那时候我们的空间也不是特别大,四百多平方米,还在承受范围内。倒是798物业有挽留过我们,物业给我们开的价钱是三块五。

林:主要是考虑群聚效应,还是希望跟大家在一块,方便沟通也方便藏家。但也不是非798不可,其实我从侧面了解到,一些我的目标藏家最近都不去798了。我觉得大家待在798也是暂时的,只是这个阶段聚在一块而已。从欧洲或者美国的画廊区来看,也都是从艺术家工作室开始的,然后有画廊进驻,最后画廊又被餐厅和奢侈品挤走。台湾也是这样,一开始全都集中到阿波罗大巷,后来那个地方房租高涨之后又被挤走,所以现在画廊都独立到了某一区域,大家都买了房子,安定在某一个地方。租空间永远不是企业经营长久的打算,因为付租金还不如买一块地方下来,去贷款,然后付的利息还比租金低。

孙:倒是挺想要去的,得看有没有合适的空间,还有租金。

Hi:你们当时是跟二房东签,物业为什么会找你们?

Hi:你的意思是聚集在798的画廊最终会离开?

Hi:你感觉798比草场地要好?

田:当时物业就希望跟二房东把合约解掉,直接跟我们签。

林:对,从长远来看是这样的。798只是当下的一个考量,我不知道会是多久,也许五年、十年,未来大家还是能够搬出去的,有了自己的条件和实力之后,搬出去买下一块地方,画廊分散在各处,各有各的风格,这其实挺好的。即便798解决了二房东的问题,但未来房租肯定还是会再变动,等到不能负荷时,画廊自然会出来找地方;或者画廊赚到钱时,也可能选择买下一块地方。

孙:做画廊的目的是为了要推广,798能碰到的人还是多,可以达到的效果也会比较好。可能有点类似围城的感觉,我们这些在外面的画廊会觉得那么多人每天都去798,画廊每天都有人参观,这真是太好了;而我们这边除了周末,平时来的人太少了。我估计在798的人会觉得我们这儿很安静,还挺好的。可能我们还没有体验过人多到乱摸画的感觉。

Hi:那时候798大体的价格是多少呢?

Hi:所以大未来林舍一来北京时选择的是买房产。

Hi:除了乱摸画令人烦之外,798近期还暴露了一些问题。这些不影响你们吗?

田:我不是太清楚,应该是三块多。

林:买是因为我们相对有实力,而且也是免受租金成本的变动。像798的画廊,不挣钱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在于租金成本太高了。一个画廊卖一张画挣不了多少钱,倘若一张画卖了10万,跟艺术家对半分,那五万之后还要扣掉人事成本、租金成本、水电、物业、供暖、宣传,可能卖这张画能够造成的盈利也就是5000块到一万元之间了。如果租金就是60万,每年展览运作成本得100万,一年得卖30张画才挣钱,这太不容易了。

孙:这要看你看中什么,我们做展览还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看到,虽然大家都说来草场地的都是专业人士,但也有部分专业人士,他们来北京的时间可能就是一两天或者半天,那他的时间可能仅仅够他在798逛一圈。相对来说,草场地就不具备这方面的优势。

Hi:草场地房租会便宜不少吗?

Hi:很多画廊主都提到了798房租高、商业氛围重这一问题。你在等待进入798的过程中考虑过这些因素吗?

田:跟我们之前在798的前五年房租差不多。其实对于画廊来说,只要在承受范围内,房租不是特别重要的考虑因素,关键是外部环境适不适合专业画廊的运营。

孙:我们真要进入798的话,肯定还是根据自身的要求。房租是否能够承受、空间是否够用,因为要换地方的话肯定是想要更上一层楼,否则我们没必要换。也就是说得全部满足我们的要求,不是说为了进798而进798,那就没意义了。而且,就算进入798,草场地空间的主体部分我们也还是会保留,毕竟这是我们开始的地方。

Hi:离开798没有感觉到什么损失吗?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雅昌艺术网2013北京画廊周专题

田:798的优势就是人多,劣势也是人多。对我们来说,主动选择搬到草场地是一种水到渠成,可能损失了一部分观众,但我们得到了一个非常安静、相对比较严肃的展览环境。画廊需要的不是游客,而是有效观众。

不可能再回798

Hi:你怎么看798和草场地这两个艺术区的特点?

田:坦白说,我现在很少去798,我的习惯是一个月去一次,也就是去几家画廊看一下展览。非要比较的话,从艺术区的概念来讲,草场地还是一个比较理性的、比较严肃的画廊区。我到现在还是这么认为的。

Hi:你对798最近发生的玉兰堂事件怎么看?

田:主要大家还是太以各自利益为争了,其实二房东也好、798物业也好,乃至整个社会,他们都对当代艺术不太了解,也根本不了解画廊业。画廊是个非常艰辛的行业,根本不像大家想象得那样绚烂、华丽多彩,还是需要大家能够心平气和地去沟通。

Hi:空白空间在草场地有遇到过这类麻烦吗?

田:没有,这边是一个非常宽松的环境。真出现什么问题了,那就解决,过多地担心是没有用的。比如说总有传闻说草场地要拆,那就等它真要拆了时,再想办法。

Hi: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如果798有合适的空间了再回去?

田:一点可能都没有。我们2007年就想搬出来,不可能回去的。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网站网址发布于学习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站台中国在香港柴湾的空间,它是798艺术区里的元老画廊